去年搬來時, 正值下百年難得一見大雪的糟天氣, 真是給我來個下馬威, 也難怪到現在, 我還是不時地想念以前住的地方, 那個在法國邊界上小而溫馨的城市, 冬天時, 頂多飄飄小雪, 根本沒有需要穿到雪鞋, 同時也深深懷疑自己是否可以有在巴伐利亞州過冬的能力, 直到雪鞋買了之後, 住在慕尼黑的好處才漸漸體會到。

這次在鄰居的推薦之下, 去爬Wallberg, 星期日早上, 要請豆腐先生早起實在不容易, 於是錯過了八點四十二分的火車之後, 索性在家悠閒地吃完早餐, 改搭九點四十二分的, 十一點多就來到山腳下, 準備要爬山。 (這就是大家所說的, 慕尼黑的迷人之處 : 不管你有車沒車, 有錢沒錢, 去遊山玩水就是這麼方便 ) 在這裡可以決定是要搭纜車上去, 還是要爬上去, 爬上去約是二個半小時的路程, 嘿!!!像我們這種連雪橇都沒有的人, 還可以在這裏租呢! 由於我們二個都是長年有欠運動的人, 狠下心把雪橇拖上去, 當作是鍛鍊體力。


約中午十二點時爬到這裏, 可望見山下的小鎮及湖泊

一路上風光明媚, Tegernsee湖及旁邊小鎮的美景盡收眼底, 慢慢走可以欣賞風景, 其實也是不錯的選擇。 愈到山頂就聽到愈多歡樂的尖叫聲, 本來應該是累到走不動了, 腳步反倒更加輕快, 心想 :就快要輪到我們了喔! 冬天爬山的樂趣就在於, 爬得很辛苦到了山頂, 可以跳上雪橇, 一路暢快地滑下去, 刺激加好玩, 剛才爬的辛勞一下子全都抵消, 怎一個 “爽” 字了得。

開始滑之前, 豆腐先生依他 ”十五年前” 滑過的經驗, 解釋了一下原理: 想要向那個方向偏, 就要把那隻腳放下來, 如要煞車的話, 就二隻腳都放下來, 這個道理聽起來很簡單, 但要腦筋想的和行動合二為一, 還是得花點時間適應, 尤其是在行進速度很快的時候, 我會因為嚇到而腦筋一片空白, 然後就放錯腳, 結果就險象環生。(因為我坐前面, 豆腐先生坐後面, 坐前面的要控制方向)
雪橇滑道其實也就是比較緩的登山步道, 到了冬天積了雪, 所以用來滑雪橇, 這和滑雪雪道是不同的。 有些地方, 一邊是山, 另一邊就是山谷, 所以方向沒控制好, 事情就大條了, 我看得膽戰心驚, 在雪橇上尖叫連連, 狂踩煞車, 只差沒有昏倒在豆腐先生懷裏。

狂踩煞車也是得有技巧的, 一開始不懂箇中訣竅, 褲管裏鏟進了一大堆雪, 這時候就算鞋子是Gore-tex還是挖溝tex, 都沒差了, 腳照樣濕。 依豆腐先生指示, 腳底和地面平行, 具有減速的效果, 褲子又不會吃雪, 狀況才有改善。 (現在終於知道有滑雪裝備的差別了, 像我們這全無裝備可言的人, 已經不多了)

旁邊二三歲的小妹妹也和她爸爸共乘一台雪橇, 安安靜靜地, 都不會怕, 可能是爸爸很有安全感吧, 這讓在尖叫的我有點不好意思, 羞羞臉哦~~~, 而且我們 ”肉腳” 到有時還會被他們超車。

在一處結冰的路段過後停下來, 稍微喘息一下, 因為結冰的地方, 雪橇會快到失控, 煞車也煞不太住, 還可看到有人, 雪橇和人分離, 雪橇直衝下來, 超級可怕滴。我也正好欣賞一下高手們不可思議的技術 :有些人在急轉彎時都不用停下來, 漂漂亮亮地就彎過去, 看得我目瞪口呆, 因為再差一點點, 如果沒有彎成功, 那就是方向山谷裏吔。 還有人轉彎時不用腳, 而是用手在地上摩擦過去, 真是帥呀!

最後一段路特別美, 坡度適中, 滑得超順暢, 那感覺像是在拍好萊塢浪漫愛情電影, 風徐徐呼嘯而過, 像在白色的世界裏溜一個很長很長的滑梯, 二個人在雪橇上正好可以談情說愛, 哈哈哈…

下午不到三點, 回到山下, 這時在租借雪橇的地方正在大排長龍, 而且還全部被借光, 正等著像我們這些玩完的人來還雪橇, 所以早點出門還是明智的。還了雪橇之後, 坐在山腳下的小木屋外, 曬著太陽, 愜意地品嚐著蘋果蛋糕加熱可可, 也把剛才損失的熱量補回來。 眼睛沒凸出來, 有人還在戶外喝起啤酒, 吃起冰淇淋來, 讚! 叫他們 ”第一名”啦!

Tegernsee湖畔景色

回到慕尼黑後, 一下火車就看到好多其他也是在山裏玩了一天要回家的遊客, 哇塞, 一大群年輕人還依依不捨地站聊著天, 全都是去玩snowboard的裝備, 相較之下, 我們去玩雪橇的人就自動被 “歸類” 為老人族群或是親子族群, 當場就遜掉了啦~~~嗚~~~

pummin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