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鞭炮
基本上我們在屏東時是住在田裏, 好處就是要放鞭炮時, 只要走沒多遠就來到一處廢墟, 那裏又空曠又不用擔心嚇到無辜的人, 要找掩蔽時又很多地方可以躲, 一大票小朋友加上我們二個, 興緻沖沖地要去放那種打到天上去, 會爆出五彩煙花的小型煙火, 看那包裝實在很粗糙, 在烏漆抹黑中還得用手機微弱的光線 (這年頭手機螢幕的光線可說是一代比一代強, 沒有手電筒時, 還可以臨時來充數一下) 在包裝上找使用說明, 該不會是鄉下有賣地下工廠製造的東西, 怎麼連一點解釋都沒有, 還是這是太簡單的 ”遊戲” , 不需說明。 總之, 那煙火點上引線時, 我和豆腐先生雖然是之中年紀最大的, 但羞羞臉, 我們也是閃的最遠的。

豆腐先生每次到台灣都會發現一些新鮮有趣的玩意, 比如說, 那種長於三十公分的巨大仙女棒, 他從來沒玩過, 啊我們在台灣不都嘜玩大隻的, 小隻的玩起來多不過癮呀。 要是這種東西可以帶回德國, 我想他一定會帶一大堆回來給他哥哥玩。 (其實我是不太相信德國沒這玩意, 只是我們不知道在那裡買罷了)

這裏小朋友真的很多, 人多玩起來什麼都好玩, 豆腐先生說, 他可以想像我在鄉下的日子, 一定每天都在田裏玩, 而且還是一大票小朋友後面的小跟班, 嘻~~~我覺得豆腐先生的想像力真的變得不錯。

採檸檬
好像每次回德國, 都會帶一點土產回去, 就是親戚種的檸檬, 好笑吧, 德國又不是沒有檸檬, 還要那麼辛苦地扛來扛去, 好險豆腐先生是那種老公, 看到老婆以極大的熱情推崇台灣產的檸檬, 就算提得再累也甘之如貽。 這次我們都到屏東了, 與其舅媽準備好給我們, 還不如自己去採, 採檸檬當然也是有學問的, 要看果皮的質感來判斷裏面有沒有水, 而不是依果子的大小及顏色, 買檸檬時可能不必知道太仔細, 反正都已經採下來了, 但是要自己採, 而且還要扛回德國, 還是得學著點好。要像豆腐先生和我一樣手拿著剪子去剪果子, 一定是事倍功半, 太多看得着但手伸不到的果子, 不是太深在樹裏, 就是太高在樹上, 舅媽拿了長剪來之後休~休~休~, 一下子就好多果子掉下來, 我試了一下那長剪子, 一點都不利, 只像是長手臂一樣, 把果子從枝頭上 “扭” 下來。



pummin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