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的食量平來就不多, 一般人正常三餐的量, 我每天大約是2.5餐的量
懷孕後氣血很差, 好像連消化食物的力量都沒有, 沒力消化, 也就不太會餓, 以食量來論, 我每天約是1.5餐。

這1.5餐還不能集中一次吃掉(雖然有過, 但肚子會有快要撐炸的感覺, 太可怕), 要是有一餐正常量正常吃, 肚子就會有很緊很緊的不舒服感, 所以我現在在練習每餐0.5的份量, 希望可以和正常人一樣吃到三餐, 說實在, 食量變小也是不錯滴, 不用煮得那麼辛苦挺好的呀~

昨天我吃了早餐一顆酪梨及半顆可頌加奶茶的量後, 一直到晚上七點半才又吃, 我怕快睡覺了吃太飽不好睡, 特地還控制只拿一碗飯的量, 配幾天前的剩菜, 沒想到剩菜還是有點多, 吃完後肚子好撐好痛, 想哭~

肚子現在就是會一直有緊緊的感覺, 應該是懷孕的變化, 所以真得不能再有吃到撐的時候, 不然會炸開!

胸部的變化是像平時排卵期時的感覺, 微微地腫脹, 變敏感, 差別是, 排卵期過後這感覺就沒了, 而現在是一直持續著。


懷貝拉時,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 直到要生產前, 我的胸部都沒什麼感覺, 那時還想, 這胸部幾天後會冒出奶來嗎? 有可能嗎?果然貝拉三個月左右時就快被我餓死, 現在回想都還要捏一把冷汗呢!

第一胎和第二胎的共同點都是: 懷得莫名其妙~ 第一胎是完全不知道自己懷孕, 到第八周才去找醫生檢查, 在還不知道的情況下還搬家做了很多苦力。
第二胎是等了超過三年以上, 朋友們知道我想懷孕後, 紛紛地給了很多她們覺得實用的東西或資料給我, 有驗排卵的試紙, 有厚厚的介紹女性生理構造及變化的書, 還有算自己出生日期及受孕日期機率的書等等, 總之我一開始也很努力地研究,書全都乖乖唸完, 還量過基礎體溫, 排卵期前找婦產科醫生幫我看這個月到底有沒有排卵, 隨著時間一個月一個月地過去, 每個月固定的希望與失望悄悄地啃蝕著心靈, 最後變成完全不敢再提生小孩的事。 我的月經一直都很準, 真的覺得量基礎體溫很多餘, 而且每天早上光是量體溫這個動作就己經對豆腐先生造成壓力, 所以很快就放棄。去婦產科照音波看排卵的事, 如果我不跟豆腐先生講, 可能還算是個可行的路, 但我當時天真, 覺得什麼事都應該跟老公說, 一講之後, 又造成豆腐先生的壓力, 所以也放棄。最後, 近幾年我唯一有做的事就是去找骨療師定期舒緩我的腰痛。心想平時都在腰痛了, 一但大肚子不就更辛苦, 但骨療師對我的問題也只能減輕, 做不到根除。骨療做了三四年了吧, 一直沒太大的進展, 去年十月經鄰居的介紹換了一個骨療師, 做了二次後, 覺得還行, 就把我想要懷孕的事講了, 他一聽就建議我把每個月的治療時間改到排卵期前, 這次我學聰明了, 沒和老公提這件事, 去年十二月開始就都排卵期前去接受治療, 所以這次能懷孕應該和這點脫不了關係吧~


pummin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