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
最近家裏的洗髮精又快要見底了
這本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只是有小嬰兒後,上街買東西都要事先好好規畫,
有什麼該買的得好好寫下來,以免忘記,因為每次出門的時間及運氣都受小嬰兒限制。
最理想的狀況是,小嬰兒在嬰兒車裏睡著,而且付帳的櫃枱沒有人大排長龍。
最不想遇到的狀況則是,小嬰兒醒過來了,我正在排隊等付錢,偏偏這時的隊伍移動緩慢,
我則開始度秒如年:
小嬰兒開始不安份,不一會兒開始哭鬧,我只好抱起小嬰兒,這時真不知是要如何兼顧我要買的東西,
抱嬰兒,再推嬰兒車,再拿買的東西,再掏錢包付錢,付完錢後再把買好的東西放入包包裏,
真恨不得自己有三頭六臂,哦不不不,是有三頭六臂都不夠用。

通常的狀況是:到了店裏,東西抓完了就去付錢,
不太有可能可以好整以暇地東看西看,比較來比較去。
所以,洗髮精沒了這件小事,就成了一件麻煩事!(所有家庭用品都是啦,不是只有洗髮精而已)

之二:
去年九月份時,我們去法國度了一個星期的假
那時我有幸去逛到法國的藥妝店
雖然全是法文的產品,全部都看不懂
我還是可以在那裏流連忘返很久
最後在豆腐先生的催促之下,只好趕快抓了一瓶Klorane的洗髮精去付賬
那瓶我原本是買來要自己用的
但是回到家後豆腐先生也愛上了Klorane的洗髮精,洗後直叫好
我只好把那瓶洗髮精留給他用,自己去用德國店裏賣的其他洗髮精
誰叫我只買了一瓶,拿來洗我的長髮鐵定一下就見底了,所以我還是讓給他用好了,
一瓶400ml的洗髮精拿來洗豆腐先生的短髮可以洗很久。
為什麼那麼拮据呢? 因為德國買不到Klorane的洗髮精,真是不可思議吧!
(連台灣都有買!)

之三:
現在全球經濟都不景氣,雖然我們家沒有受到波及(好險),
但節儉已有成為全民運動的趨勢,我也樂此不疲
以洗髮精為例,以前有買過貴到18歐元的,現在用的是2歐元。
400ml的Klorane在法國買時好像是8歐元,當時豆腐先生就嫌貴,
(喂喂喂,結果都是誰在用呀!)
那我哪好意思跟豆腐先生說我在美髮用品專賣店買過18歐元的洗髮精。
最近在賣日常用品的DM店裏,
看到一瓶有機的洗髮精,標榜不含矽靈及人工色素及香精,
而且內含的粹取物是來自受品質管制的有機植物
品牌是Schwarzkopf 這個大公司,400ml不到2歐元!
當下拿了就走,覺得自己運氣很好有幸看到這一瓶。
(如之一,因為我現在買東西都很趕)
其實洗髮精反正都是化學藥劑,我不求用料高級,只求不傷髮質,
我不覺得美髮用品專賣店那些貴死人的洗髮精有什麼神奇之處。

之四:
我現在正處在產後掉髮的階段,
家裏地板上無處不見我的頭髮,
已經多到噁心的地步,
所以我突發奇想來自製芳香精油洗髮精,來寶貝我所剩不多的頭髮。
這不是要來對抗掉髮的,產後掉髮也沒什麼好對抗的,掉一掉之後反正會再長出來,
因為從懷孕開始到生完小孩這段時間,都沒掉過頭髮,三四天不洗頭,頭髮都還乾乾淨淨的,
髮質還自動變好,這一切都是荷爾蒙的力量,因此現在掉髮,我還覺得合情合理。
我超愛薰衣草及迷迭香這些精油的味道,聞了之後那種舒緩放鬆安定神經的感覺,
做精油洗髮精是洗心情好的。
在德國的藥房買10ml的精油,約3歐元多,品質保證,不怕買到假的精油,
每次洗頭髮只需要3~5滴,我只能說,超~級~省~錢!
附帶一提,自從我留長頭髮後,習慣在浴室準備一瓶空的洗髮精瓶子
每次要洗頭髮時,會先把洗髮精倒到那空瓶子裏,再加水蓋上蓋子,使勁地搖一搖,
讓瓶子裏的洗髮精先起泡泡,再倒在我淋溼的頭髮上開始洗。
頭髮多或是長頭髮的人這樣洗會比較方便哦!

所以精油是滴進空瓶裏和洗髮精及水一起搖均勻,因為純精油的使用不是沒有危險,
重點就是使用前:一~定~要~稀~釋!

pummin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