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在德國是個美麗的月份
雖然還是不時會出現像四月般詭譎多變的天氣
但大部分的時候都可以享受等了一個冬天的陽光
收在儲藏室裏的花園桌椅也終於可以搬出來使用
當太陽在外面和煦地照耀時
待在家裏叫做暴殄天物
所以呢,在河邊的草地上躺滿了人,
餐廳及咖啡廰裏空無一人, 大家全都跑去戶外的露天咖啡座囉
就連豆腐先生上班上到一半
也不忘打電話回家,提醒窩在家裏的懶人我出門去走走

當初滿腦子想回慕尼黑的衝動也在對新家漸漸適應之後慢慢消減
雖然我還是很想念那裏的朋友和鄰居及樓下的小朋友們
電話也會偶爾通一下以解除在科布倫茲的寂寞
但, 身為全鎮唯一的台灣人!!!
我要自立自強起來, 加油!

以下是一些非常有感覺的比較:
現在住的房子和在慕尼黑的房子可說是相當的二極化
誇張的說法就是從火爐搬到冷宮裏

以前在慕尼黑時, 房子位於頂樓, 又有二個大天窗, 採光超好
就算在冬天也不會有灰暗, 陰沉沉的氣氛
整個屋子像是一個小小的溫室, 溫度總是比室外高一點
常會發生的狀況是:
出門時穿太少衣服,到了樓下一出大門才發覺外面太冷
明顯的指標還有從超市買回來的花, 放不到一個星期就垂頭喪氣地得丟到垃圾桶
夏天夜裏還被我們發現室內溫度有到攝氏二十八度以上,
在德國這種事還可以向房東要求降低房租哦

在科布倫茲的房子位於二樓,沒有那麼明亮
窗戶都很大一片, 也不能說採光不好吧
只不過和對面的房子相瞪眼, 沒什麼視野可言
由於我家的人住習慣老房子了(Altbau), 所以這次租的房子也是百年老屋
對面的鄰居樓房正面頂端還刻有房子的建造年份, 分別是1903及1897
最近買了一束花回來, 竟然三個星期了, 還沒被我丟掉, 真是嗄嗄叫
可以想像這裏有多麼陰涼了吧

洗澡該是件多麼愉快的事呀!

以前在慕尼黑的小小浴室裏
因為設計不良吧
磁磚又不能打洞...房東規定的
我們想盡各種辦法就是不能在浴缸上裝浴簾
沖涼時只好蹲下來小心翼翼地不把地板弄溼
除了泡澡之外,一點樂趣都沒有
就這樣我們撐了一年半, 很有韌性吧
現在在新家的浴室裏沖涼時
還會偶爾想到那段戰戰競競洗澡的日子
不覺好笑

終於有"廚房"了

在慕尼黑的房子有不少神奇的地方:
一進門就是脫鞋換鞋子的地方--->正常
但也是餐廳及廚房--->不正常吧
為什麼會這麼奇怪呢?
在這寸土寸金的城市裏
我們租的頂樓本來就不是給人住的
通常是樓下的人用來堆東西用的倉庫
(這裏指的是那種百年老房子的屋頂, 新式建築的頂樓當然是可以住人, 而且還很熱門呢)
後來因租屋市場的需求量太大
不少老房子再裝潢一下, 也就可以租人了
因此房子的隔間都很克難加奇怪
有次被我逮到機會到隔壁鄰居家看看
這間的隔間更誇張
房子的面積比我家還大一倍半
可以使用的機能性比我家還差,只能住一個人
(不過用來開轟趴超級適合的:P)

我們中式的料理不少是煮一頓下來就油煙滿室
現在我只要廚房的門一關
什麼油煙全都被隔在廚房裏
用餐時, 或是在客廳裏都不會有異味
這樣小小的事情竟會讓我有苦盡甘來的感覺...是我太敏感了嗎?


























pummin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