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混亂地辦完一些複雜的手續之後,登上飛機,直到飛機起飛了,才意識到自己就要離開台灣,飛往一個陌生的國度,人民純樸而實在,那就是座落在喜馬拉雅山腳下,充滿神祕的宗教古國---尼泊爾。由於台灣並無直航的班機,因此飛機先降落在曼谷機場,在此只停留一個晚上,以轉搭明早飛往尼泊爾的航班。

當飛機已經在尼泊爾的首都---加德滿都上空準備降落時,從空中俯瞰這片大地,那像火柴盒般的房子,有如灑了滿地的積木,飛機快速地飛越一座又一座的小山丘,那蜿蜒在山丘上的梯田,像是等高線地圖上的曲線,密密麻麻地布滿了這片土地,真是令人印象深刻的田園風光。整片大地,散發著寧謐且古樸的感覺,在中午太陽的照射下,紅通通的,讓人看了全身都通體舒暢,暖洋洋的。

在尼泊爾機場出關後,當下被那場面給震攝住了。一大群計程車司機就站在對面向剛出關的人叫囂,雖然有警察在管理秩序,手拿著警棍揮舞著,不令他們超越黃線,但若無人來接機的話,是將難逃計程車司機包圍的。由於事前的安排,所以在機場外只稍稍地受到一點的驚嚇,就坐上了來接我的車子,緩緩向市區開去。一路上看到許多在街道上的當地居民與緩行的牛隻,當車子行經過尼泊爾的皇宮時,目光被其高聳的柵欄給吸引了過去,嘖嘖稱奇。一切一切都好新鮮,令人感到十分雀躍,就連顛簸的路面,塵土飛揚的街道,也都覺得有趣極了。不久之後,車子在一處狹窄的街道裏停了下來,到了位於泰米爾區內的旅行社。一進去旅行社的人就熱情地招待我尼泊爾人最愛喝的飲料----奶茶,一手接過來之後,發現是熱奶茶,我後來才曉得,在尼泊爾人的思想觀念中,是沒有冰奶茶這項飲料的,就算是天氣非常炎熱,他們還是只喝熱奶茶!

尼泊爾總面積14萬7181平方公里。這裡景觀的最大特色,就是四周環繞著險峻的高峰,有八座海拔高達八千公尺以上的高山,是全球登山家最憧憬的地方。而其中最有名的是聖母峰 ( MT. EVEREST ) 海拔8848公尺,乃世界第一高峰。

在去年(西元2001年)的六月一日晚上,尼泊爾皇室發生了滅門血案。相傳王儲狄潘德拉開槍射殺,包括畢蘭德拉國王(BIRENDRA)和王后在內的八名王室成員,全都無法倖免於難,除此之外還有三名王室成員受傷,而王儲本人也自殺不治身亡。之後,官方又發表聲明指為槍枝走火,但是真正原因至今仍成謎,如今的王位是由畢蘭德拉國王之弟賈南德拉繼承。

在旅行社的人幫我規劃了行程之後,他們就帶我出去換錢 (1US約為76RS)。我像是劉姥姥逛大觀園,張大了眼睛到處瞧。有些小販走在街頭手拿著沙玲吉(SARINGHI),一種用木頭雕刻而成的小型四弦琴,以拉弓的方式演奏,製造出獨特的街頭音樂。街上的男男女女,身穿當地的傳統服飾,有些男性頭戴一頂船形帽,是尼泊爾國帽,顏色有黑的或是花條紋的。至於女性的傳統服飾,則是以紗麗為主;一般來說,己婚婦女身穿SADI CHOLO,為一塊長達十五碼以上的布料,以圍、裹、紮、披、綁等技巧穿著,而未婚小姐則穿KURTHA SURUWAL AND SAL,為一件寬鬆的上衣,長度超過膝蓋,下半身是一條上寬下窄的長褲,這種服裝,多半搭配一條花色相同的長巾,從脖子前方往後披,然後將兩端垂在背後,這些布料大多色彩繽紛,充滿飄逸感,看得我目不暇給。

為了可以早點融入這裡的風土民情,不得不學幾句尼泊爾話,像是一些日常生活打招呼的用語,結果到後來只記得「NAMASTE」這句話,但也就是這句話最管用,是「你好」或是「再見」的意思,我每天從早到晚都掛在嘴邊。走在尼泊爾這個國度裏,隨時都有人對你說「NAMASTE」,他們不分男女,眉心中間點著蒂卡,雙手合十,頭微微前傾,這個字的尾音是「TE」,說完時正好嘴角咧開成一字形,那眼稍、嘴角的表情,好像在誠心地向你祝福,而且內心充滿著喜悅,這種人與人互動所傳遞的溫暖,已遠遠超出了我們日常生活中普通地打打招呼,那模樣好可愛喔!這裏大部分的尼泊爾人,都是個性憨厚、純真、熱情和友善的,對身在異地的觀光客而言,在這裡旅行,有股說不出的溫暖與舒服。

加德滿都谷地的主要城市,包括首都加德滿都(KATHMANDU)、帕坦(PATAN)和巴克塔布(BHAKTAPUR)等三座城市,這三座城市各有一座杜兒巴廣場(DURBAR SQUARE),為當地的行政中心。西元1979年時,這三座杜兒巴廣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是遊客們了解尼泊爾文化、歷史及建築的最佳地方。

帕坦是由JAYASTHITI MALLA國王,於西元1372年開始統治的,位於加德滿都南邊八公里處,是谷地第二大城市。在進入帕坦時,先得繳250RS的觀光費,我在杜兒巴廣場旁的餐廳樓上,吃了一頓露天的早餐,一邊吃,還一邊欣賞帕坦人民的市井生活,這裏的高度可以飽覽整個廣場的景色。在杜兒巴廣場上可以看到典型的尼瓦式廟宇,以及裝飾在木頭斜柱上的精緻雕刻,而舊皇宮目前是一所學校,看那些小學生每天上學的地方,竟是這等古色古香的建築物,真令我羨慕不已。曼嘉水池(MANGA HITI)有三座出水口,雕刻成鯉魚頭形狀,雖然看來有點老舊,經常可見當地的婦女和小孩在此洗衣服、洗澡,也有人來此取用日常用水。黃金寺廟(GOLDEN TEMPLE),門口護衛著一對彩色獅子,擁有悠久的歷史,是一座三層屋頂的寺廟建築,以金屬雕刻著名,正面裝飾著許多精緻的銅雕,充滿華麗的風格。庫貝須瓦爾寺廟(KUMBESHWAR TEMPLE),建於十四世紀左右,是一座濕婆神廟,寺前有公牛難迪(NADI)雕像,以及供奉濕婆靈甘的白色小廟,在寺廟的廣場上,鋪排著整齊的奶油燈座,正好是剛製作好在等待凝固,一旁的小朋友都跟在大人身邊幫忙著。在這裡導遊先生遇到了他的朋友,並介紹我是剛從台灣來的觀光客,那熱情的尼泊爾婦女馬上就邀請我去她家玩,令我對尼泊爾人的好客有了很深的印象。

翌日,到加德滿都的杜兒巴廣場參觀,廣場附近有一幢建築物是庫瑪莉(KUMARI)住的地方,庫瑪莉是一位女活佛,從四歲被挑選出來後就住庫瑪莉宮院,她的任期是直到身體上有受傷流血或少女的經期來臨時才結束,從新再選下一任的庫瑪莉。而庫瑪莉產生的過程還蠻特別的,每當要挑選時,每一位種性制度下第三階級家庭中的四歲小女孩,會以一個繁複的標準先篩選過,通過這些標準的小女孩還要再經過重重嚴格的考驗,最後才產生一位小女活佛,成為庫瑪莉,住在庫瑪莉宮院的二樓。平時她的腳是不可以接觸地面的,每年有重要慶典時才會被人抬出來,接受百姓的景仰。參觀時,有些遊客對著樓上的庫瑪莉,大喊她的名字,希望她探出頭來,讓我們瞧一瞧,但這令人感覺很不尊重,實在有別於當地人民的誠心景仰,我心想那庫瑪莉會出來的話才奇怪呢!

前往巴克塔布時,途中的馬路旁有一個小小的餐廳,一樓是廚房,二樓只有三張長形的桌子可供用餐,我在此停留了一頓午餐的時間,嚐試了第一次用手抓飯的吃法。尼泊爾人每餐都是吃一樣的「DAL BAHT」,所謂的每餐是指一天二餐,早午餐和晚餐一天只吃二次,但菜色、味道、份量,則是不變的,這相對於台灣的生活,真可謂之簡樸呀!心想,當尼泊爾的家庭主婦也真省事,每天都不必花心思去想今天的菜色該有什麼變化,永遠都是「DAL BAHT」(包含豆湯、馬鈴薯咖哩、青菜、辣椒以及白飯),食用時,先把豆湯和菜淋在白飯上,用手和一和,再抓起食物以手就口來吃,吃完後還用舌頭把手指頭舔得一乾二淨,令我挺不習慣的。在餐廳點尼泊爾食物,也叫作 「DAL BAHT」,用一個盤子裝所有的東西,每一樣食物都是吃到飽的,意思就是說,如果你要加飯就加飯、加菜就加菜、加湯就加湯,價格是不變的,大約是35RS到65RS之間,聽說還有20RS的呢!

巴克塔布(BHAKTAPUR),位於加德都滿東邊十二公里處,是谷地第三大城市。巴克塔布是由 YAKSHA MALLA國王於西元1482年開始統治的,後來成為馬拉第三王朝的首都,當時的藝術與文化曾達到最巔峰輝煌的境界,此地的杜兒巴廣場,就是這個時期建造的。

塔丘帕廣場(TACHUPAL SQUARE)是昔日巴克塔布的舊城中心,主要建築包括達塔厝亞廟(DATTATRAYA TEMPLE)、比姆森廟(BHIMSEN TEMPLE)和普迦里僧屋(PUJARI MATH)。達塔厝亞廟最早建於西元1472年,是一座三層屋頂的大型寺廟,裡頭供奉有濕婆(SHIVA) 毘濕奴(VISHNU)等多種神祇,寺廟前面豎立著一根柱子,上面是神鷹葛魯達(GARUDA)的雕像,為保護神毘濕奴(VISHNU)的座騎。普迦里僧屋(PUJARI MATH)大約建於十五世紀,其最具代表性的雕刻作品是孔雀窗(PEACOCK WINDOW),這扇窗戶鑲嵌在建築物左側,窗戶上的孔雀雕刻得非常細膩生動。在這附近的巷子裏,有很多製作或出售木雕的商店,也可以觀看師傅正在雕刻木窗與面具,而販賣卡帶 CD的小店裏則播放著佛教音樂,令每一位觀光客耳目均滿足。

陶馬迪廣場(TAUMADHI SQUARE)是十五世紀以後才開始繁榮的,最受遊客矚目的是尼泊爾廟宇中最高的尼亞塔波拉廟(NYATAPOLA TEMPLE),它建於西元1702年,除了擁有高聳的屋頂以外,還有五層向上遞減的方形基座,台階兩側由上而下分別守護著女神、鷹、獅子、大象和大力士,愈下面的雕像所代表的力量愈大,尼亞塔波拉廟總共有一百零八根木質斜柱支撐著屋頂,斜柱上雕刻著女神希迪‧拉克希米(SIDDHI LAKSHMI)的各種化身。我就是在這裡送了一個打火機,給和我合照的小女孩,而惹上被尼泊爾小孩群纏身的麻煩。那小女孩在和我合照之後,就一直跟在我身後,之前我的導遊曾叮嚀我說,千萬不要給小朋友錢,以免他們如此輕易就可以得到錢而輟學到觀光地區來乞討,導致失學的人口上升。所以我從口袋中摸出一只打火機給她,希望可以將她擺脫,而其他的小朋友看到她有禮物,也都紛紛追著我要,幸好有導遊在,幫我化解了這個麻煩。不過呢!如果各位有機會來到尼泊爾,還是可以隨身放一些鉛筆或糖果,分送給這裏的小孩,才不會因給錢而造成當地教育問題的惡化。

黃金門(GOLDEN GATE)又稱太陽門(SUN DHOKSA),建於西元1753年,是加德滿都谷地金屬工藝代表作,門口由廓爾喀軍人負責守衛,腰間配帶著一把彎刀,對於遊客的態度十分友善。從黃金門走進去,可以觀賞到慕爾宮院、塔蕾珠宮院、庫瑪莉宮院和桑達里宮院的建築風采,是禁止進入的,只能站在門口往裡面看。在皇宮後院有一座浴池,池子的四方圍繞著一隻巨蟒石雕,出水口處裝飾著蛇神那加(NAGA),代表被神化的蛇,具有奇異的色彩。
在巴克塔布城裏的傳統市場中,我對一些當地人民日常用的食材非常好奇;例如有種奇怪的尼泊爾糖竟是像褐色的生麵糰,又香又黏,含在嘴裏一下子就化了,聽說是專門用來烹煮食物的;或是有種像粟子般的乾果實竟是具清潔作用的天然肥皂,只要泡在水裏用力揉搓就可以產生泡沫,雖然使用時可能會有點不方便,但卻非常環保。我還試了一種很特別的啤酒---TUNGBA,是用米釀的酒精飲料,盛裝在大竹桶做成像馬克杯的容器中,底端用一個小塑膠盆接著多漏出來的啤酒,桶中插著一根竹做的吸管,用吸的方式來喝,旁邊配有一大瓶的保溫熱水瓶,喝的時候還要不時地加入熱水,很像我們喝茶的方式。

在加德滿都谷地中有座PASHUPATINATH,是印度教最重要的廟宇,為一座濕婆(SHIVA)神廟,座落在巴格馬提河(BAGMATI RIVER)畔,裡面供奉濕婆神化身的PASHUPATI。這座廟宇擁有三層式屋頂,周圍還有一些漆成黃色和白色的建築物。印度廟是只准許其教徒進入的,所以我就在河的對岸遠眺。
在位於巴格馬提河畔,隔著河水和PASHUPATINATH相互對望的是一整排造型一致的舍利塔(CHAITYA),上面有白色的尖頂,正方形塔身四方都有門扉,周圍裝飾著神祇雕像,內部所供奉的是象徵男性生殖器官的靈甘(LINGUM),在每座塔外的前方,都有一隻蹲坐著的濕婆神(SHIVA)座騎---公牛難迪(NADI),二者都具有豐饒或多產的象徵。
巴格馬提河是尼泊爾的聖河,相當於印度的恒河。尼泊爾人死後最希望能夠火化的地方就是這條河的河畔,其骨灰可以直接灑入河中,靈魂就可以脫離軀殼得到神的救贖,岸邊的河壇(ARYA GHAT)是舉行火葬的地方,河畔燒死人的儀式很簡單,有不少人圍觀,幾乎每天都有人在此火化。沿著河向上游走,經過一條橋之後,河畔有二座石造平台,是給皇室貴族及軍人火化的專用火葬場,在此地火化的人,其地位也較為崇高,國王死後也就是在此舉行火葬。

博拿佛塔(BODHNATH)也是位於加德滿都谷地的一處景點,為藏傳佛教在尼泊爾的根據地。佛塔周圍有許多喇嘛寺,這個地區可以看到許多西藏人和喇嘛僧侶出沒。博拿佛塔全部漆成白色,塔基部分有四層向上遞減的基台,象徵喇嘛教徒冥想的冥達拉(MANDALA),再上面的半球形主塔外圈鑲嵌著一百零八個佛龕,佛塔樣式受到西藏的影響,在佛塔上四方都繪有巨大的佛眼,帶給人們一種心安與祥和的力量。位於佛眼之上的十三層尖塔,造型類似金字塔,代表通往涅槃的十三種境界,最上面的圓形華蓋,是極樂世界的象徵。博拿佛塔從塔基開始到塔頂,總共有五種形狀,象徵宇宙五大元素,四層基座代表「地」,半球形主塔代表「水」,十三層尖塔代表「火」,圓形華蓋代表「風」,最上面的就是「天」,參觀方式必須以順時鐘方式繞行佛塔。博拿佛塔的廣場四周都是商店,出售藏傳佛教的宗教用品為主,包括佛像、佛畫、經幡、銅碗等,看起來就像是專作觀光客的生意。

由於印度教傳說中,佛陀也是保護神毘濕奴VISHNU的化身之一,所以佛塔和佛寺,同樣受到印度教徒的膜拜。印度教徒到寺廟膜拜時,會捧著鮮花、水、米和蒂卡粉,因此在許多佛像上面也會被塗上紅色的蒂卡粉,在尼泊爾的印度教和佛教,呈現出一片和平共處的景象,甚至有混合祭拜的情形。

離開加德滿都,接著前往奇旺國家公園。清晨六點半,背起大背包走出旅館,照例人力三輪車(RICKSHAW)及計程車的司機們會圍過來招攬生意,我得努力地殺出一條血路才可以脫離他們的騷擾。到KANTIPATH ROAD找我的公車。上了公車後,一路上欣賞風景,由於路途遙遠,中間還把遊客放下來休息一下,此時恰好是當地小朋友上學的時間,看到一群群穿著制服的小朋友,在他們上學的途中,也就是我們休息的地方,好奇地逗留著,我們大叫「BABU、BABU」地,把他們找來一起合照。「BABU」在尼泊爾話中是指長輩對晚輩很親密、熱情的稱呼,相當於英文裏的「BABY」或是「SWEET HEART」!令我們羨慕的是,尼泊爾的小學生,頂多手上拿本書就去上學了,沒有帶書包的必要。

到了位於SAURAHA(就在奇旺國家公園旁邊)的旅館---RHINO LODGE時,已是下午一點三十分。在負責人RAJZ先生短暫地解說我的行程之後,開始了我的午餐,戶外的涼亭下既有花團錦簇的美景可以欣賞,又有陣陣和風吹拂,在這種陽光下我看到了夏天才有的景色,和前幾天潮溼陰冷的天氣比起來,現在有如置身世外桃源。

沿著旅館旁的RAPTI RIVER 河邊走,不久後穿過一段森林,這時好像來到了原始叢林,聽到就在不遠處,三不五時地傳出野獸的叫聲,令人有點膽戰心驚。走出了森林之後,就來到繁殖大象的地方,第一次看到大象沒有被柵欄圍起來,感覺好親近喔!不免俗地照了一些照片,工作人員在一旁製作餵食給大象吃的草包,裏頭塞有米、糖塊、及鹽塊,那鹽塊是故意讓大象吃到鹹的東西,以強迫牠去喝水。接著來到了THARU VILLAGE,他們房子顏色好像是被太陽烘得紅紅的,聽說是因為砌牆的土中混了牛糞使然,而據了解,當地人認為牛糞可以防止惡靈的入侵,所以在大門的地方都會特地做加強。

奇旺國家公園在1984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為自然遺產,這條河RAPTI RIVER 就是進入國家公園的邊界,在河的對岸,是必須先申請登記才可以進入。目前奇旺國家公園內,大約有五十種以上哺乳動物,超過八百種的鳥類,更有許多是瀕臨絕種的野生動物,其中包括獨角犀牛、孟加拉老虎等等,聽RAJZ先生說,在河邊的夜晚或清晨,常可以發現從對岸渡過河來的野生動物呢!

我於清晨八點去划獨木舟,清晨的河面籠罩著一片濃霧,以至於無法看到對岸的風景,登上細長形的獨木舟,才知道這比一般的小船還要容易重心不穩,一踩上船的人都會自然地蹲下身來,以求重心的平穩,這船身窄到無法容下二人並坐,所以乘客是一個接一個地,由船頭坐到船尾,遠看像排成一列似地,而船底部尖尖的可以深深插入水中,增加吃水的體積。船伕往岸上一撐,大伙兒就這麼輕輕巧巧地向河心划去了,由於速度不是很快,所以坐起來十分安穩而愜意,但船上有人忽然打噴嚏時則是例外。據我的觀察,船行的路徑是Z字形,大概是為了減緩船行的速度吧!清晨的河面是一片寂靜,只聽見木槳劃過水面的聲音,以及各種鳥鳴聲。沿途看到數十種的鳥類有各色翎毛,翠綠的、寶藍的、鮮黃的、艷紅的,令人驚嘆,原來這世界上的鳥兒有那麼多種類,顏色是那麼地炫麗,雖沒有攜帶望遠鏡,但每隻鳥兒都辨認得清清楚楚,全然不費力氣。

船靠岸之後的行程是叢林健行(JUNGLE WALK),現在正式進入了奇旺國家公園,我的嚮導Himalay講解了一下注意事項,譬如說遇到具有攻擊性的動物時,該如何應變。他把園區的野生動物做了一個危險等級的排列,依序是犀牛、熊、老虎和豹子,如果遇到了犀牛是最危險的,這令我感到非常意外,原來草食性的犀牛竟然是最危險的動物呢!我們在國家公園內觀賞到了許多不同種的林相與一些小動物,可惜沒見到一些所謂的「猛獸」,令我有些許的失望。

下午三點時分,Himalay帶我來到一個小廣場,廣場旁有個約一層樓高的四方小平台,遊客們可以爬上樓梯到這小平台上來騎大象。一隻大象可以乘坐四名遊客及一名騎象師(ELEPHANT MAN),騎象師端坐在象頭上,手拿著一根像虎克船長用的鐵鉤,來指揮大象的行止,這隻象對他百依百順,騎象師那威風的模樣真令人羨慕。第一次騎上大象總是充滿新鮮感,大象行經的路線,主要是在國家公園裏面,於是又得申請進入。走進森林之後,就有如置身侏羅紀公園般的感受,因為在象背高高之上,可以不受野生動物的威脅,心情也就非常輕鬆愉快。大象所走的路線可不像叢林健行一樣有一定的路徑可尋,牠走在叢林時可是愛走那兒就走那兒,所以有時那樹枝就在我身上,啪啪啪地刷來刷去,好險有穿長袖長褲,但還是得機警些以免被刮傷。大概是為了補償我之前走了一個上午的辛苦吧,終於讓我見到了二隻可愛的犀牛,其中一隻還是可愛的小犀牛呢!在森林中的一片小草原上,靜靜地吃著草,看都不看我們一眼,這也難怪,因為牠們的視線範圍只到大象的高度,根本看到不我們。大象過河時喜歡用鼻子玩水而賴著不走,還得騎象師催促才會前行,就在正要過第二條河時,發現了好多條的鱷魚,為了避免兇猛的鱷魚攻擊,象群只好折返。在奇旺國家公園內騎大象,最好安排在黃昏以前,可以一面騎大象,一面觀賞日落美景。

離開奇旺國家公園那天的清晨七點半,Himalay帶我去「大象繁殖中心」參選,先坐了一小段的吉普車到河邊,再改乘獨木舟過河。河邊霧氣正濃,霧中來了一位騎腳踏車的人和我們一起過河,原來他是在「大象繁殖中心」工作的員工,正要去上班。據他說,昨晚有一隻最兇猛的大象,掙脫了腳鐐,跑了出來,現在正在四處亂奔,請我們務必要小心。上岸後,果然看見遠方有隻大象剛渡過河,正朝向「大象繁殖中心」前進,看著牠大剌剌地穿越柵欄,砰!砰!砰!整個「大象繁殖中心」這小村莊就人飛獸散,紛紛走避。我真的覺得大象很可愛,也是個溫和的動物,為什麼我們要那麼怕牠呢?不禁對Himalay提出我的疑問,而他的解釋是:大象並不會攻擊人類,但牠很喜歡踩(TRAMP)東西,看到什麼總要在腳底下踩一踩,因此當你靠近牠時,牠會先用鼻子把你推倒,這時就會非常危險,具有被踩死的可能性。所以當我離開「大象繁殖中心」時,真可用「落荒而逃」四個字來形容。

我從奇旺國家公園搭公車去波卡拉POKHARA,一處令我流連忘返的地方。因為到波卡拉除了欣賞風景之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目的,就是從這裡出發去附近的山中健行(TREKKING)。我有五天四夜的時間在山中度過,有一位名叫ASHOK的嚮導帶領我深入這些大山,到達人跡罕至的地方。第一天的目的地是TIRKHEDHUNGA。這晚一夜無電,四周只有寂靜和黑暗,還有那無邊無際的寒冷,遠方山頭的燈火,彷彿是在向我們這村莊炫耀。第二天清晨,驢隊身上的銅鈴掃過這個村莊,似乎扮演著雞啼的角色,把這個村莊喚醒。驢隊是此地主要運貨的交通工具,每天總要遇上個十幾回,牠們身上所發出的銅鈴聲,有如來自另一個世界的天籟,聽起來古樸又可愛,對我而言,真是難能可貴的享受。

白天時這裏的天氣十分舒爽怡人,太陽把土地曬地紅紅的,人的臉上也紅通通的,在陰涼的地方,涼風吹過,真想就此沉沉睡去。而靠近傍晚時,山上煙霧籠罩,既潮溼又陰冷,下午五點半到達GHOREPANI,晚餐只吃了一碗蕃茄湯,邊火爐旁烤火,邊看著其他三位德國旅客在快樂地聊天,他們長達十四天的健行已接近尾聲了,心情是既輕鬆又有成就感。而我由於水土不服,不時地想拉肚子,且又還有三天艱苦的行程在後,絲毫無法感染到他們愉快的心情,於是九點時就早早去睡了。那三位德國人,邀請我明早一起去看日出,我也就接受了這善意的邀約,當時只覺得自己都不像自己了,因為整個人已沒有力氣去多說些什麼謝謝之類的客套話。

第三天清晨五點三十出發,走了約一個小時來到POONHILL山頂看日出。遠眺雄偉壯麗的群山,有ANNAPURMA SOUTH 7191M, DHAUALAGIRI 8167M以及魚尾峰FISHTAIL(MACHHAPUCHK) 6997M各有各的巍峨之美,魚尾峰是因峰頂形狀有如魚尾而得名,被視為尼泊爾的聖山,因為峰頂險峻,是禁止攀登的,它雖不是尼泊爾的最高峰,卻是尼泊爾的標誌。

傍晚六點時來到了BANTHANTI,是一處山澗。我在山中行走時,所遇到過最不願意過夜的地方就是這裡。兩側的山壁很高,隨便一朵雲飄過,就可以使這地方因缺少陽光照射而突然寒冷起來,太陽下山後,整個谷地就籠罩著溪水的溼氣,陰冷到快要風溼痛,真是不適合人住的地方。向在這居住的人打聽之後,明白了我是此地唯一的過客,也是唯一的外國人,讓我感到很驚訝。

第四天早上九點從BANTHANTI出發,不一會兒遇到了一位來自阿爾卑斯山的法國女健將,我真是發自內心地覺得她很勇敢,一個人沒有來過尼泊爾,帶著地圖及齊全的裝備,就要去爬那標高七千多公尺的安娜普那山,全程大概有十幾天呢!

隨著終點站愈來愈近,我的心情也就漸漸輕鬆了起來,我發覺到尼泊爾人的負重能力,真令人驚訝,常看到他們揹著五十公斤左右的東西,還可以在這崎嶇的山路上上下下,健步如飛。

下午來到了GHANDRUK,到這裏在發覺,這幾天健行的地方都沒有電話,而第一、二、三晚都沒有電。為什麼在山上會停電呢?原來這和我來旅遊的季節有關。尼泊爾一年當中最冷的月份大概是一月或是二月吧,在山中的電力來源大多是靠水力發電,而運送水的水管在低溫到一定的程度時,就會整條結成冰,而我正好是在這最冷的時候來,結冰的水管無法用來發電,所以上個禮拜都還沒有停電的地方,現在都停電了,我來真是巧呀!

和ASHOK相處了這幾天下來,才知道尼泊爾人上廁所時是不用衛生紙的,廁所裏除了馬桶之外,旁邊還有一個水龍頭和小水桶,最多還可以看到一小塊肥皂,就請大家自己想像要如何使用。衛生紙對尼泊爾人而言根本就不是民生必需品,一包面紙可以賣40RS,真是貴得離譜,他們是不會去買來用的。試想台灣一天全國的衛生紙用量,和尼泊爾相比,該是多麼可怕的差別呀。

經過了數天辛苦又漫長的山中健行,終於又回到了波卡拉,這時的波卡拉對我而言,真像是世外桃源、人間仙境,可以讓我好好的休息,恢復一下疲憊的身心。

當我乘坐公車離開波卡拉時,沿途每到一個城鎮,所有尼泊爾人都得下車接受嚴格的檢查,因為尼泊爾內戰的問題愈來愈嚴重,每天的新聞中都有很多關於反抗軍及警察死傷的報導,電視的新聞畫面更是完全沒有經過處理與篩選,我常可以看到許多血淋淋的畫面。有時軍人帶著槍直接就上到車內來搜查,不僅費時而且浪費人力。

在他人的強力推薦之下,看在尼泊爾看了『KABHI KHUSHI KABHIE GHAM』這部電影,聽說是部溫馨感人且以家庭為故事主題的一部印度電影,片長共三個小時,票價為50RS。關於這整部電影的內容,實在很難敘述,用影像可以傳達的東西,本就不該浪費文字來綴述,但基於一般人不容易太有機會在台灣看到印度電影,應該會對這有一定的好奇,所以我試著將我的心得向大家分享。基本上這齣電影像是音樂歌舞劇,主要是在敘述一個非常富有的印度家庭中所發生的故事,描述手法實在很可愛,快樂的氣氛時就是唱歌跳舞,悲忿傷感時則是打雷下雨,場面聲勢浩大,不論是取景或是演員陣容都是不惜血本,極盡舖張之能事,由其是那華麗的戲服,穿在婀娜多姿的女主角身上,跳起舞來,真是美麗!

接著又去參觀SWOYAMBHU TEMPLE,也就是俗稱的MONKEY TEMPLE。從佛塔的東邊進入,有一條長達三百六十五級的台階,象徵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而虔誠的佛教徒每年都會來走一次,為那一整年祈一次福。在這整座小山丘上,住滿了受到法令保護的野生猴群,你可以稱牠們為---潑猴,因為牠們不僅不怕人,還會對逗弄牠們的遊客進行集體攻擊。

主塔四周都繪有巨大佛眼,表示釋迦牟尼佛的眼睛正無所不在地注視著世人,佛眼下方有個形狀像問號「?」是所謂的第三隻眼,像是尼泊爾數字中的「1」也代表和諧一體,佛眼上方有十三層向上遞減的金色輪環,代表著十三種境界通往涅槃,位於最上面的華蓋,就是涅槃(NIRVANA)------極樂世界。而蘇瓦揚布拿佛塔由下到上,有五種造型象徵宇宙五大元素,其中底層代表「地」,半圓形主體代表「水」,螺旋形塔代表「火」,圓形華蓋代表「風」,最上面是「天」,和博拿佛塔的建築類似但不相同。

或許是因為我從頭到尾都沒有血拚吧,一直到快回台灣的時候,我都還沒把這裡物品的價錢搞得很清楚。其實這裡的手工藝品都具有強烈的民俗風格,購買時,不僅選擇性高,價格又非常便宜,但到底該多便宜,我實在不得其門而入,或許下次再有機會來尼泊爾時,再好好研究吧。

回到了台灣,我一路風塵樸樸的心,才找到了一個安穩的落腳處,一切美好的經歷也在此劃下了一個句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ummingo 的頭像
pummingo

臭胖麋狂想曲

pummin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